★ 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奇石博物馆 -- 奇石文化
奇石文学“雪莲花”
来源:    发表日期: 2009-4-1    阅读次数: 2669


3、雪莲花
 
青豆那亢奋的一叫,把王大爷吓了一惊。老头从椅子上跌了下来,劈里啪啦之后,不好了,王大爷摔伤了。王大爷当时就昏了过去,送到医院之后,医生面无表情地对青豆说:“姑娘,你爸爸摔成了植物人。”
王大爷家里的人听到讯息后,纷纷都朝医院赶了过来。王大爷有一个儿子,两个女儿,他们都结过婚了。儿子、女儿赶来了,一个儿媳和一个女婿也到了。那天和化肥张一起打牌的那个女婿还没找到,他姓孙,周围的人都叫他小孙,他是王大爷的二女婿。大家怕王大爷的老伴经受不住这突然的打击,暂时没有告诉她。见王大爷的家人都到了,这里一时用不上她,青豆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,悄然离开了医院。她想回去尽自己的所能,能筹集多少是多少,给王大爷凑点医药费。她很后悔自己的鲁莽,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。
王大爷的小女儿,小孙的夫人,电话打爆,问遍了所有的熟人都没有找到小孙。当她把电话打给化肥张的时候,青豆已经来过黄河沿,把情况告诉过两位张大哥了。化肥张急切地问:“王大爷怎么样啦?”孙夫人没好气地说:“见到他,让他来收尸吧!”
化肥张一下子惊呆了:“乖乖,我们这是造的什么孽?”
“怎么啦,兄弟?”鬼子眼问。
“王大爷去世了。”化肥张木讷地说。
“造孽!”鬼子眼也有些懊恼。
化肥张的手机又突然响起,还是孙夫人打来的的:“对不起,张哥。我爸没生命危险,你要是见到他,就让他快过来。我挂了。”
没等化肥张答话,孙夫人那头就挂断了电话。不过,电话这边两位悬着的心倒是放下来了。
“他能去哪?有什么办法尽快找到他?”鬼子眼好像心肠倒不坏。
“我们试试吧,他常去的几个地方我们找找看。”两人立即去找王大爷的女婿小孙。
不大会,他们倒找到了这位仁兄。化肥张对他的行踪看来还是很熟悉的。
“兄弟,不好了,你老岳头走啦。”化肥张大老远地就大呼小叫,他还记着小孙媳妇刚才说的急话,拿来作弄一下他的伙计。
“哪走了?”小孙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。
“西天。”化肥张用手指了指西边。
“胡说,这样的玩笑能开吗?”小孙给化肥张一拳。
“真的。”化肥张把青豆的事说了一遍,“本来是件好事,你能弄两个丈母娘的,可是老头一高兴过去了。”
“老头有高血压、心脏病,肋骨也不好,哪经得起你们这个法折腾。”小孙真的信了。
“兄弟,节哀顺便。”鬼子眼也和小孙开起玩笑了。
“我岳父他现在在哪呢?”小孙问。
“在医院啊,到那就不行啦。”化肥张拍了拍小孙,“兄弟,在那里也许不只有你岳父一个人,可能还有别的老头,你可不要见人就哭。万一哭错了,你小孩舅揍你。”
“你这熊孩子,到啥时候了还开玩笑?快走吧!”小孙放下手里的东西,急匆匆地朝医院走去。
“兄弟,你不要太悲伤。呆会回来后让小张请我们洗洗脚哦,哥也只能这样安慰安慰你啦。”鬼子眼紧跟在小孙后面,一副很同情的样子,边走边对小孙说。
“你这是什么熊朋友,最好别让他再安慰我啦。”小孙停顿一下,捂住化肥张的耳朵低语道。
一路疾行,他们很快来到医院。快到王大爷病房门口的时候,鬼子眼给化肥张递了个眼色。化肥张对小孙说了实话,告诉他岳父“没有去西天,还在里面等着他呢。”
小孙又揍了化肥张一拳,就进病房啦。鬼子眼与化肥张在外面等着。
小孙没来到之前,医生把王大爷的病情早就告诉了已到的家人:“王大爷目前已经成了植物人。这种病,目前世界上还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法,一般都是靠药物维持。在维持期间,尽量能创造一些能勾起病人美好回忆的场景。病人受到某种刺激后,他有可能会突然醒来。至于多久才能恢复,这就难说了,十年、二十年,甚至是一直这样下去都是可能的。”
“不过,”医生继续说,“有一种中草药有很好的临床效果。只是,这种药已经几乎不可能得到了。”
大家急着问:“什么药?”
“在我国的新疆、青藏高原和云贵高原一带的高寒山地上,有一种国家级保护植物叫‘雪莲花’。这种珍贵的花朵,状如莲花,色如碧玉,纯洁无瑕,自古以来就被视作爱情的象征,更是一种名贵的药材。它们一般都生长在海拔3000至4000米之间的悬崖峭壁上,四到五年才花开一次,极其珍贵。由于过度采挖,种子发芽率极低,繁殖非常困难,生长缓慢,这种植物目前已经几近灭绝。如果能搞到这种药材,我就有信心能让你们的父亲康复得快一点。还有,雪莲花分为雄雌两种,雌性味甜,雄性味苦。如果能同时搞到雌雄各一朵,那就是老天保佑你们的父亲了。”说到最后,医生露出无奈的表情,“你们也不要抱多大希望,这种药材搞到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医生走后,大家紧张地讨论开了。等小孙到的时候,大家已经形成了一致意见。那就是:“再难,我们也得试试,总得对父亲尽到心啊。”
大家决定,女的留在医院照顾父亲,男的全部出动,去青藏高原寻找雪莲花。小孙没啥可说的,跟着走呗。
兄弟几个说好后,就一起走出了病房。他们分头回家准备出门的东西,晚上就要坐火车走啦。小孙刚走出病房门,就被鬼子眼拉住了。鬼子眼和化肥张一起把他拉到一个相对僻静一点的角落里,停了下来。
“兄弟,你们去也白去。这种植物快灭绝了,国家已经保护了,你们能挖来?”鬼子眼问。
“总不能在这傻等着吧?”小孙也很无奈。
“不行叫他们去。兄弟,去三个人和去两个人一样,对不?”
“那别人都去,我在家呆着媳妇也不会愿意的。”
“哥有一个讯息,我们不妨走另外一条道。大家不要都在一个树上吊死,多一条道就多一点机会。”
“你有什么路子?”
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。”鬼子眼坚定地说,“你照样回家准备出差的东西,我们两个也回家准备。不过,我们不是去青藏高原。兄弟,你要信我,明天一早你跟我们一起去灵璧农村。”
见鬼子眼不像是开玩笑,小孙觉得他说的话也有道理,不妨一试:“行,张哥,我信你。”
“兄弟,咱把话说清楚啊,你跟我们去不一定能带回来有用的东西,找不到你也不要埋怨我们。但是,哥相信,我们沿着哥说的这条道走下去,可能有更好的结果。”鬼子眼说的是什么路子,小孙没有多想。三人分手后都回家准备去了。因为鬼子眼说,在农村也许会住上半个月。
第二天一早,青豆也早早地赶来了,她要跟着一起去。鬼子眼让她别去了,说农村不方便。青豆说再苦也得去,不给王大爷做点事,她心里不安。化肥张讲情说带上她吧,祸是大家惹的,大家都应该出力才是。鬼子眼不再坚持,四人打上了去灵璧的车。
一路颠簸,他们到了灵璧一个叫“独堆”的村庄。快进村里的时候,鬼子眼给大家讲出了多年以前发生在这个小村庄里的一件事。
“三十多年前,这里从南方来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城市姑娘。她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,‘上山下乡’到这里来的。姑娘不仅人长得漂亮,而且很有文化。所以,村里安排她当上了个小学教师。可是,红颜薄命。姑娘在这里生活才一年多,到医院一检查,查出得了白血病。医生说她已经晚了,不能治了。你们都知道,那时候国家很穷,医院里病人排长队,像姑娘这种情况,医院已经不愿意给她治了,她只能回家等啦。可悲的是,姑娘的父母半年前被打成‘反革命’,抓起来了,姑娘已经无家可归了。当时,听说一个也是知青的小伙子(大家都说是她的男朋友),在她病之前,很关心她。她病重后,不知什么原因,竟然突然失踪了。
“大家都觉得这个可怜的姑娘可能不久人世了。可是,奇迹般的,姑娘却又活了两年多。后来,有人说,姑娘是在一次去村后山上的时候,遇见过一个白胡子老头,老头给了她一块神奇的石头。是那个神奇的石头保佑了她,使她一直活下来的。而且,见过这个石头的村民说,这块石头就是他们村后山上特有的那种白灵灵璧石。再后来,有村民说,那个神奇的石头上有一个十分美丽的花朵,那朵花就是珍贵无比的雪莲花。我想,村民们说的情况基本上应该是真实的,因为有人亲眼看见过那个石头。也许是在亿万年前,一朵雪莲花刚好长进这块石头缝隙里。亿万年来,雪莲花与石头已经结合成为一个整体了。因此,这是一朵亿年雪莲花,应该是现在人类所能够找得到的年代最久远的雪莲花了。雪莲花的年龄越长,它的药效就会越好。因此,假如我们能找到这块石头,估计你岳父的病就有治了。
“不过,这个石头可不好找。那个姑娘活着的时候,真正见过这个石头的村民,也不会超过五个人。姑娘死后,那个石头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我们这次来,只能是碰碰运气吧。”
鬼子眼叙述完了,他们也走进村庄了。小孙问:“张哥,咱怎么个找法?”
“村民们跟我和你张哥都熟悉,慢慢问吧。我为什么说要在这里住上半个月,明白了吗?”鬼子眼说的这些事情,化肥张以前竟然闻所未闻,他愈加佩服鬼子眼他的这个“前辈”了。
一路上,很多人都给他们打招呼。年长一点的村民大多认识鬼子眼,也有不少人认识化肥张。他们来到老村长的家里,鬼子眼向主人打听‘雪莲花’的事情。老村长把头一摔,“唉”了一声,对鬼子眼说:“兄弟,这就是个传说,根本没影子的事。光从外地赶来向我打听这事的人,就不下好几百个啦。要是有,还能等到现在?我说兄弟,你也是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。在这行里你混这么多年了,怎么这些瞎胡扯的东西你也信?”
“村长,我们找它是用来救命的。”鬼子眼讲了王大爷的情况,恳求老村长,“您要是知道一些什么情况,就告诉我们吧。”
“有一个情况,不知道是否和这事有关系。那女教师去逝前,和村东头的郭老头比较熟。你们要不去问问他?”鬼子眼提到王大爷的时候,老村长一激灵。
“老村长认识王大爷?这事说不准。王大爷开石馆,也许这几年经常过来买石头,跟村里人熟了。”鬼子眼脑子里突然一闪,“不过,自己以前在这个村里混的时候,人缘不错,和老村长也是老朋友了。这么多年的隐退之后,今天重出江湖,老村长知道这事情对我来讲非常重要,他才卖我个人情,说出来他开始不愿意说出的秘密。”
说过了,老村长又有些后悔。在化肥张他们走出房子后,老村长又面色沉重地拉住鬼子眼叮嘱道:“这事你们知道也就算了,也没什么价值,就不要对别人讲了。这个庄上村民之间关系复杂,你在外面千万不要乱说。弄不好,会出人命的。”鬼子眼不明白老村长话里的意思。不过,他是老江湖了,别人叮嘱过不要说的话,他是绝对不会在外面乱说的。
他们很快就来到郭爷爷的家门口。可是,一连三天,天天来敲门,天天大门紧闭,里面没有一点动静。问邻居,邻居都说不知道。郭爷爷就一个孤老头子,有时候有邻居见他出去放羊,不过更多的时候,是他一个人把大门关起来,哪也不去。
鬼子眼估摸着,郭爷爷应该就在家里,只是由于自己不知道的原因,他不愿意出来与人见面。“也许就在自己敲门的时候,郭爷爷认出了自己,不出来在家里躲避。”想到这一点后,鬼子眼他们便不再去敲门,而是每天呆在不是太远的地方等待。
就这样等了三天,到第四天中午的时候,郭爷爷牵着他的三只羊出门了。鬼子眼他们四个人,远远地尾随郭爷爷到村后的山坡上。
这里真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。山坡上草绿树肥,空气特别清新。鬼子眼为了不使郭爷爷尴尬,大老远地就给他打招呼了。
郭爷爷见鬼子眼他们跟来了,无奈但依然很热情地站起来跟他打招呼:“来了,小张。得有好几年没来了吧?这几年都忙啥去了?”
“是的,郭爷爷,您老身体还好吧?”
“好着呢,我这老头子就是不死。”
“说您老长命百岁都不行啦,您至少能活到一百二十岁。”
“活长了也是活遭罪。我一个孤老头子,不知哪天睡下去就醒不来了。”郭爷爷知道他们等了好几天了,“你们找我有啥事么?”
“郭爷爷,这么多年没见面了,一见面就来麻烦您实在是不好意思。”鬼子眼感觉有些歉意,“不过,事情紧急,还非得麻烦您老不可。”
“那你们就说吧,只要我能帮上。”
“我说一个人,也许您老有可能认识。”鬼子眼原来没准备讲出王大爷的名字的。但是,在跟老村长打交道的过程中,他觉察到了在他说出王大爷的名字时老村长的表情。他越来越感觉到,是在他说出王大爷的名字后老村长改变态度的。他觉得不妨再试一次,反正没什么坏处。鬼子眼说出了王大爷的名字,继续道,“郭爷爷,他病重了。”
鬼子眼说话的时候偷眼看着郭爷爷。这一次让鬼子眼算对了,郭爷爷猛一抬头,问:“小王他怎么啦?”
鬼子眼把王大爷目前的情况如实说出,希望郭爷爷能够帮忙找寻那传说中的“雪莲花”。
郭爷爷沉思了足足一刻钟。最后,他说,“孩子们,你们的王大爷,他是我后半辈子最要好的朋友。因此,你们放心吧,我会救他。本来,我是准备把这个秘密带进坟墓的,我连你们的王大爷都没告诉过。我之所以这样做,有我的无奈。不过,这个石头目前还应该完好无损。只是,爷爷还得费些周折才能把它请出来。孩子们,你们先回去吧,等我办妥事,我自己过去。”
“郭爷爷,我们都还年轻,担子不能让您老一个人挑。”鬼子眼很激动,“如果需要钱,我们大家凑。倾家荡产,也要救过来王大爷!”
化肥张、青豆和小孙都不落后,大家纷纷表示有钱的出钱,有力的出力。最后,郭爷爷摆摆手,说,“你们都回去吧,需要的话,我会告诉你们的。”
大家见郭爷爷态度很坚决,就不再坚持。
四个人无法表达对郭爷爷的感激,鬼子眼带头,他们一起跪在地上给郭爷爷磕了个头。当天,他们就回去了。
中间间隔了一天,第三天都很晚了,郭爷爷来到了王大爷所住的医院。打听问了护士,郭爷爷来到了王大爷的病床前。看到故人长睡不醒,郭爷爷十分伤感。他把随身带来的一个小包从肩上放下来,很小心地放在王大爷的枕头边。
不大会,王大爷的女儿与儿媳、小孙、鬼子眼、化肥张都到了,青豆也到了。所有的人都期待着郭爷爷说话。不过,见老人家在沉思,没有人开口说话,大家都静静地等待着。
 “孩子们,你们都到了?”整个世界都仿佛安静下来了,郭爷爷讲出了压在他心中多年的秘密。“三十多年前,我的老伴得病去世了。没有孩子,我孤单一个人,从城里回到了老家农村。当时我心灰意冷,生活的全部,就是每天上山放羊,思念我的夫人。在山上,有好几次,我都遇到一对青年男女。他们显然不是我们当地人,从衣着打扮上看,我知道他们是插队来我们老家的知青。他们心事重重,女青年面色苍白。我能看出来,那姑娘一定得了重病,他们是一对恋人,他们在为姑娘的疾病而愁眉不展。
“有一次,太阳都落下去了他们才来到山上。本来我就要收工回家了,看到他们那沉重的脚步,我就没有回去,而是在远处继续放羊,以防他们有什么意外。他们在山上呆了很久,实在太晚了,我忍不住走过去,对他们说:‘孩子,天太凉了,姑娘这么单薄,你们还是早点回家去吧。’
“第二天,当他们再次遇到我的时候,他们就很礼貌地主动跟我打招呼了。我很关切地问他们遇到什么麻烦了没有,两个年轻人在外地生活不容易,当时我动了恻隐之心。起初他们不愿意说出来自己的遭遇。后来聊了一会后,见我不是村里的农民,不会多嘴多舌,他们相信了我是真心地关心他们,他们就说出了他们的不幸。女青年是村里的小学教师,她得了白血病,医生说她活不了多久了。她的父母半年前被打成了右派,姑娘已经走投无路了。
“我很同情他们的不幸,因为我的夫人离开不久,他们的不幸重新勾起了我的痛苦。我决心帮助他们,我约他们第二天还来。
“第二天,他们还是那个忧郁的样子。当姑娘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发现姑娘的上衣上多了一朵美丽的山野小花,一定是那个小伙子在山上摘下给他的心上人带上的。忧郁的姑娘在含羞的花朵的映衬下,显得更加美丽,这让我更加同情这个可怜的孩子。我从厚厚的包裹里面,取出一块石头。男青年认出那是当地特有的一种白灵石头。不过,我告诉他,在这个石头的中间,嵌入了一朵也许有亿年之久的雪莲花。当时,我还不能确切地知道雪莲花对姑娘的病是否一定能起作用。但我知道,雪莲花是一种神奇的中药。既然他们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,试一试这个办法,也不失是一种选择。当时条件限制,我没有别的办法查找资料,只从一本《新华字典》中查到雪莲花的一些最简单的知识。我告诉他们,雪莲花有强身健体的作用,而且说了一句至今我都后悔的话。我告诉他们,雪莲花还分有雄雌,要是能有一对,那疗效应该更好些。
“我怎么都没有想到,那个痴情的小伙子第二天就坐火车去了青藏高原。他是去再找一朵来和我给他们的那一朵配对的。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意料到的是,他这一去就是两年多。原来,小伙子在翻越了无人迹的阿尔格山时,他遇到了一群以偷盗藏羚羊为生的土匪。他们扣押了他,让他为他们剥皮子。两年多的时间里,他没有任何机会逃跑。利用一切干活的间隙,他去寻找雪莲花。在他逃出土匪的羁绊之前,小伙子奇迹般地找到了七朵雪莲花。为了这些,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小伙子在一次攀登的时候,从悬崖上掉了下来,他摔断了三根肋骨。
“在家里的姑娘,天天盼着小伙子回来。不知道是亿年雪莲花起的作用,还是姑娘不愿意在看到小伙子平安回来之前离开这个世界,姑娘居然没有像医生说的那样很快死去,而是又活了两年多。
“两年多了,小伙子一直都没有回来。姑娘坚信自己的恋人没有变心,而是遇到了意外。等啊等,她的体力越来越不支了,姑娘终于绝望了。这个时候,她仍然不怀疑自己的恋人,而是感觉到自己的恋人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。若如此,自己就应该早一点结束生命,与心爱的人早一点相会。‘要是他还活着呢?’姑娘也这样想,‘若如此,自己也一定坚持不到他回来的时候了。还是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吧,用自己剩下的阳寿,换得心爱的人的平安回来。’
“有了这些想法之后,这个善良的姑娘就到我的家里找到我。她很感激我给了她这个石头,让她多活了两年多。她说她那时候感觉自己的病好了,请求我把石头收回去,她要回老家爸爸妈妈那里去了。
“愚蠢的我,当时竟然没有看出姑娘的绝望。我想,也许是她觉得自己的男朋友背叛了自己(当时村民们都这样说),在这里无依无靠,所以决定去投奔父母了。当时,我真的以为她的父母自由了,我还为她高兴呢。我没有多想,就对她说,‘孩子,你还是继续拿着它吧。这东西对我没什么用处。’姑娘见我坚辞不受,又带着石头回去了。
“那天下午,下起了暴雨,而且一下就是没完没了,那是我这一生中经历过的最大的一次雨了。姑娘坐在空荡荡的房子里,她一遍又一遍的回忆起与小伙子在一起的时光。从一起插队到小伙子离开,姑娘清楚地记得他们在一起度过的一年零六十二天。那一刻姑娘很平静。她相信了,人死后还有灵魂的存在。她相信,要么在天堂,要么在来世,她一定会与自己的恋人再见的。她走出房子,大雨还是瓢泼似的下。已是深秋的天气,弱不禁风的姑娘感觉全身内外都是冰凉的。她站在院子的中央一动不动,任凭雨水把自己浇透。大水已漫过姑娘的腰身,她浑然不觉。最后,姑娘晕到了。这一倒,姑娘再也没有起来,她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“第二天夜里,我就知道了这个消息。我后悔死了,我没能阻止姑娘的轻生。
“在把姑娘往地里送的那天,老天又下起了大雨。我知道,这是一对恋人的眼泪。
“把姑娘送到地里之后,大家就议论开了。大家都在议论她的那块石头到底放到哪里去了。村民们说什么的都有。她没有带进坟墓里是肯定的,因为埋葬她的地方是村支书在她去世之后才选定的,下葬的过程大家都看到了。这事情,村民们后来慢慢也就淡忘了,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。
“再后来,大概是在十几年前,这事情又被村民们重新议论起来了。原因是,姑娘去世的时候,石头还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;十几年前,石头突然一下子热了起来。石头成了财富,大家又想起来多年以前姑娘曾有的那块神奇的石头。而且,由于传说越来越多,那个石头更是村民们热捧的对象。有几个村民不惜扒掉房子,只是因为有人说姑娘当时经常去他家现在建房子的地方。不过,谁也没有找到那个石头的下落。
“再后来,越来越捕风捉影了。我们那个村里的村民,有两个大姓。一半姓秦,另一半姓朱。两大姓甚至为这事发生过械斗,姓秦的头人在械斗中受了伤。当时估计伤的不轻,第二年春天的时候,姓秦的头人死去了。他在遗言中交代后人,他跟姓朱的头人达成了协议,朱家给秦家据说很少一点的补偿,那个石头就永远地归朱家的头人所有了。
“其实,他在说谎话。他根本就没有见到过那个石头,他和朱家的头人之间也没有什么协议。不过,他的遗言传开后,朱姓人家是一片混乱,他们都不再信任他们的头人了。‘大家拼死拼活,结果你自己独吞石头,怎么还配做大家的头。’朱姓人家从此不再团结了。事情远没了结,朱家头人家里后来经常莫名其妙地有小偷光顾,却从来不少什么东西。在一次夜里与小偷的搏斗中,朱家头人受了重伤。一年之后,他也离开了人世。
“不讲这些世俗的事情。小伙子怀揣七个雪莲花回到村里的时候,姑娘已经离开了人世。小伙子悲痛欲绝,他把七朵纯洁的雪莲花统统埋在姑娘的坟前,放声恸哭。然后,他找到我。向我表达了感谢之后,委托我照看一下姑娘的坟墓,就走了。以后,不管刮风下雨,重要的日子小伙子必然会来扫墓的,几十年都一样。
“至于那个石头,姑娘到底放到哪里去了?起初的时候我也不知道。但是,经常去山上放羊,后来我注意到一个异常的情况。在我当初给姑娘石头的那个地方,草比别处长的绿,树比别处长得旺。‘桃花败,杏花开’。在别的地方,一般都是桃花败了之后杏花才开;而那个地方的几株杏树,却几乎能和别地方的桃树一起开花、和别地方的杏树一起败花。我能够感觉到,善良的姑娘把那个石头埋在了当初我送给他们的那个地方了。因为,那个地方只有我和她心爱的小伙子才知道,我们是她最亲近的人,她要把给了她两年生命的石头留给我们。
“即使想到了石头所埋的地方之后,我也没有动手去挖。对一个孤苦伶仃的人来讲,我要它干什么用呢?你们年轻人总是贪得无厌的追求财富。其实,财富是一头难以驯服的野兽。对于能驾御得了的人,它是有用的;而对于不能很好驾御了的人,它可是一个会咬人的东西。我下定决心,要将这个秘密带进坟墓,连那个小伙子我都没有告诉过。但是,今天,我不得不说出秘密,带来了石头。——因为,那个小伙子,就是你们的爸爸,就是你们的王大爷!”
郭爷爷说完后,病房里一片寂静。郭爷爷已经泪流满面了,王大爷的女儿、儿媳还有青豆都已泣不成声,鬼子眼他们垂下了头。
“孩子们,你们的爸爸是你们最亲近的人;三十多年来,他也是我唯一的亲人。我愿意与你们一起在这里守着,直到他苏醒过来。我相信上帝能开眼,不能让好人都一个个离去。”
郭爷爷说完后,病房里爆发出一阵阵痛哭声。
“孩子们,你们的爸爸现在是最幸福的。他可以忘记人世间的一切烦恼,心中只有自己最亲近的人。”郭爷爷哽咽着,“孩子们,那个神奇的石头,那个与你们早逝阿姨肌肤相亲两年之久的石头,那个亿年雪莲花,那个象征着纯洁爱情的雪莲花,我已经带来了,就放在你们爸爸的枕边。孩子们,我相信你们的爸爸现在一定能够感觉到它的存在。孩子们,我们一起唱一首歌吧,那是一首你们那个善良的阿姨,经常唱给你们爸爸听的一首歌。爷爷来唱,你们都来和好么?”
病房里响起哽咽的歌声:
高山下的情歌是这弯弯的河
我的心在那河水里游
蓝天下的相思是这弯弯的路
我的梦都装在行囊中
一切等待不再是等待
我的一生就选择了你
遇上你是我的缘
守望你是我的歌
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
我爱你
就象山里的雪莲花
就象山里的雪莲花
……
唱完歌,病房里又一次出现呜呜咽咽的哭泣声。由于过分激动,郭爷爷已经身体不支。老人家倚靠在王大爷的床头上,挥挥手:“孩子们,再唱一遍!”
所有人的嗓音都完全走了样,大家还是把那首歌又唱了一遍。
郭爷爷双手捧着王大爷的脸。——王大爷的鼻翼出现不易觉察的一动,两个眼角里流出滚烫的泪……
一周之后,王大爷恢复出院了。远行青藏高原的两兄弟也回来了,鬼子眼与化肥张两人打车把郭爷爷送回了灵璧农村。
回来的路上,鬼子眼问化肥张:“兄弟,你说哥最近表现咋样?”
“还真没看出来,你还真是个好人哩。”
“骂你哥?”
“真的,骂你干什么?”
“你说青豆会怎么看我?”
“你帮她救了王大爷,我估计她见到你后,至少得在你脖子上亲半个小时。——跟狗咬架似的,掰都掰不开。”
“哥说得是真的。你说我要是娶了青豆,会怎么样?”
“那就是去厕所走错了门。”
“怎么讲?”
“郎踩女茅了。”
“别胡扯,我说真的。”
“老兄,你好像真是真的啦?”
“是的,说!”
“你别说,还真行。青豆要是在你的调教下,那群开石馆的小娘们就都给盖啦。”
“青豆就是没怎么有脑子,不过人还算不坏?”
“女人要那么聪明干什么?”
“就是!两个人要是都聪明,那还不整天打架?漂亮比聪明重要,是不?再说你哥我还略微有点好色。”
“行,就这么定了。”
“三天的时间,看你哥我把青豆搞定!准备好礼钱,回家给媳妇要去。下周你哥我请你喝喜酒。”
唉,别说这事还真有可能成。
中国古典爱情故事,总是讲述到洞房花烛那一天,就结束了。他们会说:“好日子从此就开始了!”
现代爱情故事,唉呸,就是这样的破事,不能到这结束。如果就此打住,作家们就会不好意思地说:“哎,‘好戏’从此就开始了!”

鬼子眼与青豆这一对鸳鸯会怎样?您就瞧好吧!

 

 

 





苏州奇石网站     徐州金网     徐州奇石网     天下奇石论坛     中国奇石网     中国石文化     奇石网址大全     中华奇石网     泸州奇石网     搜藏通天下     中国观赏石协会网     奇石网址大全网    
 

中国灵璧石博物馆网 版权所有 苏 ICP备2585758966号

地址:徐州亚华生态园南区16号  邮编:221009

电话:13852086555 联系人:王经理 QQ:28691136

技术支持:徐州金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