★ 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奇石博物馆 -- 奇石文化
奇石文学“离别”
来源:    发表日期: 2009-4-1    阅读次数: 1847


1、离别
 
炙热夏天的中午,徐州城黄河岸边。
人们三三两两地打盹小憩,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在浅水区玩耍,树上的知了叫个没完没了。
四个年轻人酒足饭饱之后摇晃着来到这里。席地而坐,看样子他们要打牌消磨时光。
老规矩,谁输一局头顶加一块砖头。
半小时后,所有人的头顶上都负了重。他们的同伴,又一个小伙子一溜小跑地过来,来到后挤在他们中间一屁股坐下。
“你们这群伙计太不地道了吧,趁我去厕所的时候都跑了。老板娘抓住我的脖子不让走,幸亏哥们今天身上带钱了,不然非得被那娘们‘办’了不可。”见没人给他让位,仍各玩各的,他嘟哝道,“顶砖头太没创意了。我老岳头开的石馆就在那边,五十步远(其实有二百多步,这小子耍花招),谁输了谁过去抱块石头夸五分钟。一来算是代替顶砖头的惩罚,二来算是让我老岳头有成就感。老头天天把他的那堆烂石头当成宝贝,咱们过去给架架势,最好能把老头架晕了,晚上他肯定请我们吃饭。”不过,这小子有一个没有说出的目的,他想弄走一个人好给他腾个空。
顶砖头的确是个力气活,大家一致同意这个新的提议。
第一个被淘汰的家伙很不情愿地离开自己暖热的地皮,去了石馆。还没有醒透酒,本来腿就不怎么利索,加上不知道到那里该怎么说,去的有点勉强,小伙子步伐愈加蹒跚。来到石馆,他既不知道哪个石头好,也不知道该怎么夸。不过,凭直觉,他知道放在正中间最醒目位置上的那个小石头一定是最好的。他装出漫不经意的样子,从一头开始看起。慢慢地,他来到那个石头的跟前。眯缝着眼端详了一会,他积聚着情感,两只手突然把石头紧紧抱在胸前,双膝跪下,号啕大哭。
那个提议的家伙的岳父就是这个石馆的主人王大爷。王大爷一个人坐在桌子后面喝茶,见有人进来正准备过去搭讪,来人突然有如此怪异的举动让他很是诧异,忙过去问是怎么回事。这伙计半天才稳定住情绪,跟真事似的。放下石头,揉了揉还没挤出眼泪的眼睛,然后说这石头太好了,让他激动。他恳求王大爷,别把石头卖了,他回家把房子卖了来买这石头。
第一个走了,王大爷眼睛向外瞟了一下,迅速拿出笔在原来标价后面加了一个“0”。
第二个来了,来之前他向第一个伙计请教了一下经过。这位仁兄处理事情比第一个干脆利索,来到后,他直接就“扑通”一声双膝跪下,号啕大哭。王大爷刚回到桌子后面端起茶壶喝了一口,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。突然的号啕让老头大吃一惊,差点噎住。
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”王大爷急忙过来抚慰。小伙子忘记刚才来的那位兄弟是怎么说的啦,只是很坚决地说,回去把媳妇卖了来买石头!
老头虽然对这俩小子的话半信半疑,但他对自己的石头却很有信心。王大爷往外瞟了一眼,他在标价的后面又加了一个“0”。
第三个来了,这位朋友显然和前面的两位不同。
他很自信地跨进石馆的大门,先是用眼睛横扫一遍,然后从一头开始逐个看起。当他看到中间那个小石头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激动,而是接着把所有的石头都看完,他才折回到中间仔细端详那个让前面两位兄弟号啕的小石头。他并没有动手去抚摸,而是从不同的角度仔细打量。桌子后面的老头也一直在端详这位端详石头的年轻人。
小伙子看了足足有五分钟,他转身面向老头,老头也和善地面向他。小伙子问:“大爷,这个石头多少钱?”
老头刚改过价格,还不是很有底气自己说出来。他对这位兄弟讲:“后面有标签,你自己看看。”
“600000。”小伙子数了数后面的“0”,六十万!这伙计有点诧异,“大爷,标价太高了吧?”
“你看石头怎样?”老头对价格没信心,对石头却很有信心,所以他转移了话题。
“石头当然不错,可是市场上没这个价啊!”小伙子显然也不外行。
“你出个价吧?”王大爷显然不敢轻视眼前的这个小伙子,要想把石头卖出去,价格就得回到合理的区间里。
“这个石头您怎么看的?”小伙子也很老道。他知道,同一个石头,由于认识不同价格就会有很大的差别。一个好石头,也许由于卖石头的人没有认识到而会低价卖出。不要管他的报价,开始的时候往往都是不着边际的,知道了他对石头的认识,就基本知道了他心中所期望的价格。
“这是块白灵(灵璧石),白灵原石现在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了。更难得的是,这个石头是一个非常规整的圆蛋,上面还沾了这几个小黄点点更珍贵!”老头似乎还有很多的溢美之词,只是觉得在这个很专业的小伙子面前没有必要继续说下去,他倒想听听这位年轻人的看法。他问:“你看呢?”
王大爷很和善。不过,小伙子敏感地意识到老头并没有更深入地读懂这个被他称为“圆蛋”的小石头,这东西的好决不止于此!他迅速把自己的想法过滤一遍,又仔细地看了看石头,他掩饰住自己的激动,平静地说:“大爷,要不这样吧,这个石头我给您五千元,您把它让给我吧?”
老头最初的标价六千,其实他想的就是五千。见这小伙子直接报出了这个价,他想还是再勒勒再说。“年轻人还是斗不过老头。”王大爷这样想着。
“这样吧。大爷,这石头我不要了,我只是想测测自己的眼力。不过,我有信心给您卖出更高价。如果您愿意,我可以在您这里组织一个拍卖会,来拍卖您这石头。咱从五千起拍,这起拍价内的五千都归您,多拍的咱各拿一成,其它部分全部捐献给希望工程,您看咋样?”
王大爷想,五千元自己已经很满意了,什么六万、六十万,那都是让刚才那两个小子折腾昏了头,不可能的事情。老头很愉快地答应了,只是他并没有当真。年轻人嘛,在天上说话,你得在地上听,不然,摔着的是你。老头继续喝他的茶,看他的石头。
姓张的这小伙子还真厉害。没过几天的一个上午,老头石馆外面突然来了很多的人,领头的正是那位张兄弟。由于人多,张兄弟招呼大家就不要进去了,大家在门口停住。
“大爷,把石头请出来吧!”张兄弟很兴奋的样子,其他的人也都巴着眼往里看。
王大爷让人帮忙抬出自己的桌子,自己亲自把那个小石头抱出来。
大家七手八脚地布置好台子、音响等,看样子还有演出,光扛着长筒摄像机的就有好几个。
张兄弟热情洋溢地发言之后,徐州当地最有名气的一个女歌手演唱了一首歌:
深情吻住了你的嘴
却无能停止你的流泪
只因我的心和你一起碎
大雨下疯了的长夜
沉睡的人们毫无知觉
突然恨透这个世界
因为要离别
就走破这双鞋
我陪你走一夜
直到心不再滴血
……
这是当时很流行的一首歌曲,名字叫《离别》。女歌手唱得凄楚委婉,感动了在场所有的人。要不是看到匆忙挂起的条幅,还以为这不是拍卖会,而是赈灾义演呢。女歌手悲悲切切地从台上下来,到后面拿钱去了。接着上来的是当地很有名气的一对节目主持人。他们要做的事情也很简单,就是把刚才那女歌手唱的说出来——朗诵一遍。当然,题目还是叫《离别》。
女歌手领过钱,从激动的情绪中缓过神来。她问张兄弟为什么非要她和台上的这两位演唱和朗诵同一个歌曲?张兄弟比画着给她解释了半天,最后女歌手“呸”了一口,拂袖而去。走了不远她又折回来,上台拉住正朗诵起劲的那两位:“别嚎啦,走!”
两位主持人尽管是久经沙场,但还是被眼前的事情给弄晕了。忙问:“怎么啦,怎么啦?”
“他耍我们!”女歌手显然是真生气了。
“不行,我们跟他有合同,还有两句我们就完事了,别给这小子赖帐留借口。”两位忙不迭地一人一句凑合完了。下台后急切地追上女歌手,还是那句话:“怎么啦?”
“他是让我们给拍卖会架场的。”歌手说。
“这我们知道。”那俩说。
“他拍卖的是石头。”歌手说。
“这我们也知道。”那俩有点不耐烦了。
“你们不知道那石头是啥意思!”歌手忿忿地说。
“啥意思?”那俩有点摸不着头脑了。
“他说,那石头是个圆蛋子,像屎壳郎团的那个粪球。你听听,真让人恶心!他说,屎壳郎团粪球,不就叫‘滚蛋’吗?‘滚蛋’的雅称,不就‘离别’吗?我的傻兄弟姐妹,我们该‘离别’喽啦!”
“这小子太损人了,折腾了一上午把我们推到屎壳郎堆里了。走,扁他去。”三人拉扯着就过来了。
那位姓张的兄台正在台子上面手舞足蹈,给大家解释这个石头丰富的内涵呢,下面的人笑得是前仰后合。“各位!”他清了清嗓子,“今天来参加竞拍的各位都是大老板,我知道你们平时工作忙,在办公室里经常遇到一些闲人赖着不走,您又不好意思赶他,怎么办呢?遇到这样的人您还真没办法!古人兴端茶送客,现在又不兴这个了,实在是愁人。不过,有了这个石头问题就解决了。想赶人走的时候,您把这个石头从抽屉拿出来往桌子上一放,人家马上知道该滚蛋——呵呵——离别啦。”
下面的气氛更热烈了,情绪调动到这种程度,到了该拍卖收钱的时候了。
“慢!”人群外面突然有人叫了洪亮的一嗓子。所有的人都回头看看这个叫“慢!”的人是何方神仙。
一个贼眉鼠眼的中年汉子,上身长袖马褂,下身缩腿裆裤,脚上是宽口布鞋,手里拿着折叠扇子,两腿笔直站立,微笑着看着大家。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什么时候来的,“莫非是‘神仙’下凡?”大家都交头接耳。
“且慢,请把镜头对过来。”其实不需要他提醒,一大堆镜头早就都转过去了。今晚电视台一播,估计明天这位仁兄就可以戴上墨镜逛大街啦。“且慢。先自我介绍一下,鄙人姓张名厚仁,道号乐圆。鄙人平时一般在本黄河岸边,从这往北数第二个桥再向北第三个电线杆子下面,各位有什么不解的问题可以找鄙人切磋。鄙人今天到来,要制止人类的一项愚蠢的行动。当然,这件事情不能怪你们鲁莽,只能怪你们无知。在你们将要拍卖的这方石头的里面,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。人类从哪里来,我们要到哪里去,秘密都埋藏在它的里面。这个石头可不是一般的石头!大家一定知道女娲补天的故事。不过,您是知其一,而不知其二。知道上帝造天的时候为什么会少一块石头吗?难道上帝也像你们家装修房子一样,备料不足吗?笑话!上帝是万能的,他怎么会备料不足呢?当时少的,正是这块石头。因为里面有天机,上帝没有舍得把它‘装修’进去。就像你家房子吊顶一样,存折藏进去,要是忘了,就永远也找不到了。善良的上帝把秘密留在了人间,你们发现了这个石头,却差点又让它继续隐埋下去,而自取灭亡。把石头交给我吧,请拉住我的手,让我带领你们走向一个可以预知的未来……”
“不能给他,他只能带我们去电线杆子下面!”一个小青年嚎了一嗓子,引得又一阵狂笑。
“嗷、嗷、嗷,走吧大师!”一群人在起哄,大师嘟哝着,很不情愿地走了。
“拍卖开始!”张兄弟大吼一声,现场出现了难得的安静。接着,小伙子把预先准备好的稿子拿出来准备念的时候,外面又传来一个有点声嘶力竭但仍不失清纯优美的歌声:“那一夜,你伤害了我!”
这歌声不像是广播里的声音,也不像是过路人无意的吟唱,声音显然在拔高以引起别人的注意,又显然是对着这个方向唱的。大家好像受到了上帝的牵引,身体保持不动,把头别向后面。“乖乖!”这一看不要紧,后面的场景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——一个美女,呵呵,是个美女,乖乖,简直美的不得了啦!上身赤裸、两手端着一个牌子挡在胸前,头发还没有完全飘落下来。显然,刚才她高歌的时候甩了一下秀发。乖乖,真美喽!胸前的牌子上,写着一行字:“本人尊敬热心公益事业的人,我愿意嫁给今天的竞得者。本人:青豆。”
这事复杂了!看来,不管今天这石头能否拍出去,张兄弟、张大师还有这位叫青豆的小姐肯定能在当地成为名人啦。现场来的大多数是年轻的男人,有美女芳香扑鼻,还有谁管什么“滚蛋”不“滚蛋”,“哄”地一声,大家都离张兄弟而去,把美女围得是一层,一层、一层,又一层,外面还一层,最外层的兄弟不得不受累搬砖头垫脚啦。
“胡闹!”王大爷觉得不能再这样折腾下去了,抱住石头就往屋里走。张兄弟一把拉住:“大爷,咱这就开始。”
好不容易,才让青豆姑娘穿上上衣,把众人重新召集过来。
有了这一闹,原来准备参加竞拍的人都跑到一边看热闹去了,没人再愿意搅和其中。张兄弟现场动员,自己带头,最后,积极参与的,就只有我们的张兄弟、张大师和青豆姑娘啦。
王大爷实在不愿意陪他们闹下去,很无奈地问:“张先生,你说把这石头从抽屉拿出来放到桌子上是啥意思?”
“是让客人‘滚蛋’的意思。呵呵!”张兄弟很响亮地回答,又得意地环视周围的人群,不断点头与大家“互动”。
老头把石头从桌子上拿下来放进抽屉,弓腰磨蹭了一会,然后拿出来放到桌子上。很平静地看看参加竞拍的三位,老头无奈地笑笑。见没有反应,王大爷又拿下去放进抽屉,弓腰磨蹭了一会,再次拿出来放到桌子上。再问张先生:“请问,这是啥意思?”
“是‘离别’的意思。呵呵!”张兄弟还是那么得意。看来青豆小姐很崇拜我们这位才子,两人对视时莞尔一笑。
“什么‘离别’,都给我‘滚蛋’!”老头抓起桌子上张兄弟放下的稿子,向三位掷去……
 
 
 
 




苏州奇石网站     徐州金网     徐州奇石网     天下奇石论坛     中国奇石网     中国石文化     奇石网址大全     中华奇石网     泸州奇石网     搜藏通天下     中国观赏石协会网     奇石网址大全网    
 

中国灵璧石博物馆网 版权所有 苏 ICP备2585758966号

地址:徐州亚华生态园南区16号  邮编:221009

电话:13852086555 联系人:王经理 QQ:28691136

技术支持:徐州金网